【考研热潮下,青岛寄宿基地日渐兴起】

承载着考研学子的求学希望,考研寄宿基地日渐兴起,成为考研产业链中的一环。

文 | 高艺璇

编辑 | 韩毅

距离2022年考研最后几天,张敏已经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回老家烟台调整状态迎接考试。她在考研寄宿机构已经度过了6个月,每天早晨6点钟起床,晚上12点钟睡觉,除了去食堂吃饭,大多数时间都“泡”在自习室。

中国的高校里一直流传着许多关于“考研基地”的“传说”,网友评出的全国四大考研基地中,有三所学校位于山东,分别是曲阜师范大学、聊城大学、青岛农业大学,这样的说法也反映了山东浓厚的考研氛围。最新数据显示,2022年山东考研人数41万人,增长率17.8%,居全国首位。

千千万万个“张敏”背后,是年轻人对学历的渴望以及对当前就业环境的迷茫。考研大军催生了越来越多考研寄宿基地兴起,作为面向考研学子开放的空间综合体,住在这里的大多数人是在考研“战场”中失利再战,甚至多次备战的学生或者社会人士。

2019年以来,考研寄宿基地在青岛日渐兴起,由最初的城阳区和黄岛区逐渐扩围到崂山区和即墨区。根据百度地图显示,青岛市目前有大约20家考研寄宿基地,大部分是独立机构,小部分由连锁考研培训机构衍生,成为了考研产业链中新兴的一环。

寄宿机构:考研学子的新选择

2019年,张敏第一次考研失利,不甘心的她决心再考一年。

当时,考研寄宿机构在青岛只有两处,分别位于城阳区青岛农业大学和黄岛区中国石油大学附近。疫情导致就业压力加大,考研人越来越多,对于已经走出校门的学子,渴求与学校相似的环境和学习氛围,于是考研寄宿机构这一新兴产业应运而生,并最先在城阳和黄岛这两个大学众多、地价较低的区域兴起。

经过综合考虑,张敏选择了青岛农业大学附近的考研寄宿基地,这里可以提供单间、四人间、六人间等不同房型,价格从800元/月——1600元/月不等,此外还有水电、网络、食堂吃饭的费用需要自己承担。“虽然价钱不便宜,但机构位于学校内部,很有学习氛围。”学习环境是张敏选择这里的重要原因,于是她马上付了500元定金,锁定了六人间的上铺。“青岛市考研寄宿基地不多,不早预定可能很快就没有位置了。”

现实不如人意,张敏的第二次考研还是失利了,她不想踏入社会工作,于是开启了第三次考研之路。她认为之前入住的考研寄宿机构环境略微嘈杂,于是重新开始寻找考研基地。

经过一番实地调研,她选择了位于崂山区的“曼巴考研集训基地”,基地位于寸土寸金的香港东路,紧靠各大高档住宅区,依山傍水,四人间的宿舍,每人每月1600元的价格,在青岛市内可以租到一个套一。这半年间她共花费9600元住宿费。“每天起床就能看到山和水,心里的浮躁会降下去,这个钱花得值。”张敏说。

与张敏不同,徐冉工作三年后选择辞职考研。他做了对比,在青岛租房每月1000元,去付费自习室学习每月500元。去考研寄宿基地与人合住每月1300元,而且学习氛围好,还不需要额外的路程,机构内就能解决就餐。经过调研,他最后选择了青农附近的一家寄宿考研基地,虽然心疼在寄宿机构里花出去的钱,但面对找工作时的碰壁以及不满意的年薪,徐冉直言:“这个钱不花不行。”

完整的考研配套环境是大多数人选择考研寄宿机构的原因,和徐冉一样,在机构里的考生所有人都以考研成功作为唯一的目标。“每次想玩一局游戏放松心情的时候,看到别人仍在背单词,就自觉放下鼠标了,自己租房子复习可能不会有这样的自律。”徐冉说。

焦虑催生考研产业链崛起

近年来,考研大军的规模不断增加,报名人数屡创新高。从全国范围来看,2020年考研人数首次突破300万大关,2022年考研人数达到462万。其中,山东省考研报考人数连续三年全国第一:2020年31.3万人;2021年34.8万人;2022年41万人。

山东考研氛围浓重,青岛科技大学就业指导中心副主任于江波表示,10月份调研显示,学校平均考研报名率为75%,有学院报名率高达90%。

考研大军背后是被学历裹挟的年轻人和就业的困境。据本地媒体报道,2021年在青高校应届毕业生总人数达11.4万,同比增长5.56%,再创历史新高。就业总量压力持续加大,直接带来了就业难度增加,考研热也随之而来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由考研衍生出众多产业链:考研书籍热销,专业课笔记网上热卖,考研辅导保过班要价上万……例如青岛农业大学附近,已经形成了完备的考研产业链,除了十余家考研寄宿室、还包括考研培训机构、付费自习室等不同形态的学习机构。这些机构分布在学校里、工业园内、居民楼内,遍布了青农的四周。

随着疫情加剧考研热,考研寄宿基地以“刚需”的姿态,开启了新一轮扩围。除了城阳区和黄岛区,崂山区的高校较多,郭女士抓住了这一机会,2020年创办了崂山区、也是市内四区唯一一家考研基地——“曼巴”。

从事考研行业多年,郭女士深知考研人的心理,她在机构创办时的定位是“高端、精致”, 打出与平价寄宿基地的差异牌,致力于学生创造心无旁骛的学习环境。“目前机构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,我正在选址,准备在崂山区开第二家寄宿机构。”郭女士说。

考研寄宿基地的火爆,也促使了一些考研培训课程机构寻求上门合作,但郭女士一一拒绝了,她认为,再次备战的学生都有自己的学习规划,或者早已经买好了课程,这样的合作并不具有潜力。此外,还衍生出了额外的“小生意” ——“寄宿机构考察团”。考察团通过在贴吧、考研群等社交媒体发布信息,一次考察数家机构,每人收取50元车费。组织者坦言,他们主要靠“返点”牟利。

“未来考研可能成为常态,就像高中升大学一样。无论是考研培训还是考研寄宿,高端化、规模化、品牌化是未来的方向,把口碑做好才是最重要的。“郭女士表示。

内容来源:财经齐鲁微信公众号